诚信认证机构-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广东数字服务中心
官方微博 | 官方微信

全国服务热线: 400-8866-888

互联网+反诈骗,公民权益保障亟待提升

来源:诚信网站认证中心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/11/08

(原标题:[社论]互联网+反诈骗,公民权益保障亟待提升)


互联网黑色产业与灰色产业相互交织,在网上滋生了大量诈骗、制假售假、贩毒等违法犯罪活动。近日,绍兴市公安机关通过与互联网企业的数据与技术合作,侦破了一系列互联网诈骗案。对此,公安部部长郭声琨要求“总结经验,为全国提供借鉴”。


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全面到来,互联网犯罪也逐渐成为挥之不去的社会阴影。美国的网络犯罪已成第一大类犯罪,英国的网络犯罪占比已高达53%,中国的状况也不容 忽视,据不完全统计,2015年网络黑灰产业从业人员已超过40万,产业规模据估已过千亿。恶意硬件、软件开发和交易平台、违法犯罪技术交流平台、非法信 息数据和账号交易平台、网络犯罪经验交流群组……这些游走于黑灰边界上的行为和可能由其延伸的网络犯罪,由于非暴力、非接触性的特点,公众的感知度较低而 容忍度较高,且作案简单、通常为小额多起,侦破亦相对困难,因而一直未受重视。直至今年8月,因电信诈骗猝死的徐玉玉震惊全国,这条隐蔽的黑灰产业链才进 入公众视野。


这些网络犯罪,通常由上游黑客先通过技术手段盗取个人信息,中游则为网上数据交易平台出售大量信息,下游就是各种买走信息的罪 犯利用其进行诈骗,从而形成了一条闭合的产业链。在这链条之中,犯罪手段智能化、犯罪场景虚拟化以及伪基站、改号软件的使用和身份加密、代理都让犯罪更隐 蔽,加上利用虚拟主机等方式还能隐藏地点,犯罪数据很容易消失,这些遍布多个地区的非接触型犯罪,在确认罪犯身份、证据认定和侦破技术上都与传统案件有着 很大的区别,因此对反诈骗提出了全方位的新要求与挑战。


网络犯罪通常不会有直接的物理痕迹,留下的是数据痕迹。在调查取证上,不仅需要调取 数据源,还需要数据分析等技术支撑。现实中,网络诈骗很多都是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和聊天软件实施,所以数据源基本都在互联网企业手上,如何有效调取相对零 散的数据源形成数据流,如何进行批量线索比对和网络行为分析等,都是必须解决的问题。绍兴警方和阿里巴巴安全部合作,简化收集和处理数据程序从而提升效 率。这是警方与企业协同进行互联网+反诈骗的一种方式,往后可否形成标准化的数据调取渠道,通过何种方式协同进行动态监控,若需互联网企业提供技术支持, 是否涉及第三方服务的政府购买,又如何规避利益相关责任,都需要在进一步探索中逐渐完善。


此外,目前现行法律及司法体系与网络犯罪的衔接也有难度。互联网证据勘验如何和传统标准对接,网上的各类数据证据具体如何认定,这些问 题都会对基层办案产生很大影响。在案件侦破后,目前没有专门的适用法律来定罪。例如,虚假注册通常定的是破坏生存经营罪,刷单则适用于非法经营罪,直接实 施诈骗的尚且有适用法律,但由于小额多,在量刑上就难以确定。至于用技术手段盗取个人信息贩卖给诈骗者的,即使是主观故意,通常也只能按照非法盗取计算机 信息系统数据罪定罪,不是特别严重的量刑就在三年以下,也很难定为同伙。法律的空白与滞后容易让检方无法可依,变相纵容了网络犯罪。


互联网时代已经到来,网络犯罪涉及面之广、受害者之多都前所未有,与公众切身利益息息相关。互联网+反诈骗,无论是技术支持、侦查手段或是法律法规,都亟待全方位的提升。